【thesewt】中转站(4)

((写到一半觉得还得加一个预警:这篇里所有出现过的人(包括主要角色和次要角色)最后都死了.......这篇主要就是写他们死后故事的((

————

在忒修斯死去的那一天,纽特·斯卡曼德收到了一封来自莉塔的信。

他当时正窝在东乌克兰某个峭壁的洞穴里,他用点亮的杖尖辨识着,莉塔娟秀的字迹密密麻麻地写在一张讲究的便筏上,信封合印着斯卡曼德家族和莱斯特兰奇家族的章纹。他往洞穴深处坐了一点,那里的风更小一点。他费力地读着信,才看了两三行浑身就麻木了起来。


亲爱的纽特:

你最近还好吗?

现在英格兰正是深夜,今天晚上没有星星,风很大,是夜骐最喜欢的天气。

纽特……我犹豫了很久才...

 

【thesewt】中转站(3)

*这章是甜的(((

————

那是1914年的圣诞节,在弗尔斯镇一栋靠近森林的麻瓜老宅里,一个年轻人正在沉睡。

微风拉长了炉火的影子,他走进了一个梦中。

纽特正站在一片树林里……浓雾在晦暗的林木间弥散,空气里有一股被雾水浸透的冷杉和松树发出的浓郁幽香。他站在林中,靴底陷在软泥里,深深地呼吸着。森林仿佛正轻轻地,不动声色地把这个哀伤的孩子揽在它的怀中。

而当纽特在不远处的侧柏丛中辨认出一支移动的鹿角并开始微笑的时候,那种快乐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正把清凉的叶片贴在滚烫的眼皮上。他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子,注视着在浓雾中慢慢现身的这只美丽的生物。

是一只公鹿。它轻盈地跃过几道老松树在地面盘结...

 

【thesewt】中转站(2)

“那是1914年的圣诞节,那一年我26岁,纽特18岁。斯卡曼德并不是一个纯血家族,我父母都是巫师,但是我叔叔、婶婶一家是麻瓜,他们一家,包括我的三个堂兄妹,都是军人。我们关系很好,他在弗尔斯镇临近森林的地方有一所大宅子,我们每年圣诞都一起在那里度过。”

“嗯。”

“您的表格上肯定有关于我弟弟的描述,如果这里真的是按真实构建的话,那么我相信您应该对他已经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了,”傲罗近乎是怀念地说,“只要你手里的文件不是魔法部那套关于他‘极度危险’的鬼话。”

“那倒不是。”帕特里克了然地点点头,“但依然不算是一个好评价。”

忒修斯咧嘴一笑。

“我的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每年我们圣诞去麻...

 

【thesewt】中转站 (1)

*预警:就是第一句话/(?

(小声:但实际我想说的是死亡并不是他们爱情的终点!相信我!><

————

忒修斯死了。

他睁开眼睛,他在一个雪白的站台。蜕了漆皮的、颜色微微发旧的火车在白雾中静静地等待着,黄铜排烟口以一种生怕打扰到人般的轻柔节奏缓缓吐着蒸汽。

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是肯特下士,这个年轻人也醒了过来,就在上一秒还沾满血与泥的脸颊变得干净,甚至没有胡渣。他的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巫师袍,而不再是那身破破烂烂、和烧焦的皮肉黏在一起的麻瓜军服了。从他的目光里,忒修斯知道自己肯定也变得不再一样。

他们再一次重重地拍拍彼此的肩膀,握了握手。“便宜那帮混蛋了,”肯特不甘心地...

 

【thesewt】烟与吻

Summary:忒修斯教会了纽特抽烟。

————

在小镇的西南侧,两条岔路的交叉口处,有一家挺不起眼的小酒吧,周末晚上这里总是吵吵闹闹,充满热闹和欢快的气息,浓郁的杜松子酒的味道渗透进了木板,好像在空气中燃烧。坐满人的长桌上点着油灯和肮脏的烛台,天花板上悬着一只鹿角——上面立着许多小蜡烛,和窗外热烈的黄昏一起,把暖黄色的光芒投射到一杯杯晃动的残酒里。

纽特·斯卡曼德走进这里时,寻欢作乐的人们已经散了。在残余的酒气中,屋里只剩下两个在窗边打瞌睡的络腮胡子、柜台后和洗碗女工调情的老板、以及一个懒洋洋依在座椅里抽烟的男人——这正是纽特此次前来的目的:他不情不愿地被母亲指使,来叫自...

 

【FB2】一千零二夜(11 12 0)

11

忒修斯……

国王回过头来,看着牧羊人吞吞吐吐地站在他的面前。

他无奈地闭了下眼,心下已经清楚,他肯定是又惹了什么麻烦了——西厢的雕塑被一群犀牛踏碎了啊,他最喜欢的瓷瓶被一只鸟征用了啊,斯卡曼德祖上价值连城的挂毯早就进了蚜虫和蚂蚁的肚儿了……

不过忒修斯也不是真的在乎,他本来就对这座宫殿没什么感情。于是他好脾气地问牧羊人,这次又怎么了。

我,我……

你说吧。

忒修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他的床也不要了——虽然,在这野外一般的宫殿里,他也就只剩下一张床铺啦。

但是对方说出来的话还是让他大吃一惊,

我准备走了。

什么?国王灰蓝色的瞳孔惊讶地睁大了,他怎么会,他——...

 

【FB2】一千零二夜(10)

*可以作为一篇ggad独立阅读~

———— 

10断章之章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山谷里……一个金发的孩子正在午睡。

睡梦中,他忽然听到扑通一声哧响:片刻之后,窗外的桃子落入了闪光的溪流。他醒过来,懵懂之间,又看到一闪刺目破碎的白光:一只猫晃晃尾巴,忽然窜上碗橱,两排瓷盘纷然坠落。摇篮中的孩子好奇地看着满地碎片,抓过床头的小钟,表针在他的异色瞳孔中转快了一分钟。于是盖勒特·格林德沃隐约懂了:自己能够看到未来。

他看得见它的形状,听得到它哗哗作响的声音:那是一条湍急的川流,一匹铺展的锦缎,万里连绵的无尽长山,他从儿童床上起身,一眼看穿所有睡前故事的结尾,在无...

 

【FB2】一千零一夜(89)

8

宫殿里又是夏天了。

自从国王中了诅咒以后,这里的人就溜了个精光。偌大的宫殿渐渐荒芜,大理石的游廊被触须卷曲的藤曼和星星点点的野花覆盖,巨大的天竺葵、蕨类植物、发光的昆虫在雕塑之间欢快地繁衍生息。

牧羊人很久之前就提出过帮国王打扫。而国王,也确实经常能看到他睡眼惺忪地拎着小铲子、水桶四处忙活。可是却眼瞧着他越弄越糟糕。

现在只要忒修斯一拉开抽屉就会飞出一群刚孵化好的雏鸟,打开衣柜发现一窝獾在丝绸袍子间睡得正香,去浴室之前要绕过盘根错杂的植物迷宫,无穷无尽乱蹦的青蛙、跳跳鱼和水蜗牛,绿藻和苔藓铺天盖地,巴洛克风格的浴缸里开满了莲花。

——再这样下去我们就都得成野人啦。

国王不高兴地...

 

【FB2】一千零二夜(7)

*可以作为一篇ggad独立阅读~

————

7无人之诉

来,请让我们把这个故事再讲一遍。

在很久很久以前,遥远的大陆的那一边,有一个偏僻的山谷……

山谷里有一个红头发的少年,一直到十六岁,他都在故乡研究金柠檬。

那细锯齿的叶子呢,他在午困弥漫的老阁楼里翻着厚厚的典籍,将它们熬成草药;那浓稠饱和的汁液呢,精密的银色长脚瓶、蒸馏管和雾气,他从中提取黄金。而当弟弟妹妹放羊回家,他已经在暮色四合中挂起了用明矾泡过的柠檬,看着它们在黑暗中发光照明,取代了全村的电灯。

少年独自一人游荡在柠檬顺风生长的山谷,迷醉于古书中失落的黄金乐园。他渴望远行,渴望展翅高飞,可是最终却只能被兄长的职责留在这...

 

【FB2】一千零一夜 (56)

5

你对梦境感兴趣?

国王好奇地问,

这时他们正在破败的王国的图书馆中,堆至穹顶的书籍宁谧又安详,炉火一闪一闪地漾动着,而牧羊人和国王盘腿坐在长出青草的木地板上,如同坐在微风闪动的户外,面前摊开的全都是关于梦境研究的书籍。

嗯……我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个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

一个梦游者。

梦游者?

对。

所以,今天的故事要开始了吗?国王忍不住问,并没有费力藏住自己眼中的期待——他确实很喜欢这个年轻人的故事……或许还有他本人。多么不可思议呀,在每晚的睡前故事里,整整一年已经过去了。

好,牧羊人说,眼睛笑出了几道细纹。他从图书馆杂草丛生的地上拔出一个小蘑菇,在手心不知觉地摩挲着...

 

【FB2】一千零一夜(34)

*嘿嘿,我又来发啦!><

3是暗巷主场 4是兄弟主场

————

3

那个黑巫师就这样踏上了寻找珍宝的道路,

牧羊人一边拍好自己的小垫子,在炉火前找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一边继续昨天的故事。

他走呀走呀,来到一片焦黑的山谷。山谷里弥漫着绝望的黑雾,脚下的土地寸草不生。山谷中央,有一座高塔。高塔之内,则是他曾囚禁起的一个男孩,

名叫克雷登斯·拜尔本。

……怎么啦?牧羊人有点好笑的问,因为国王刚刚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他的上唇皱了起来,眼睛眯成弯弯的两道。国王很高兴。牧羊人知道,因为昨天晚上的野兽没有伤人,——牧羊人也一样的高兴,虽然说他见到这个国王的第一眼就凭...

 

【FB2】一千零二夜 (012)

*关于神奇动物2的中篇,主要就是一个童话一锅烩 /ω\

已经写完了,会每天晚上放几章的~(因为每章都真的短

*cp:thesewt/ggad/暗巷组/面包组

————


0

当斯卡曼德王国的小王子呱呱落地之时,预言者盖勒特·格林德沃在一个梦中看到了来自山间的一股飓风,在碎石、漂浮的树和如冰雹般纷纷坠落的老鹰之间,他因为看到一个老师递与爱徒的白手套而怒火中烧,卷起呼啸了一宿的山风,如一只金色大鹏般俯冲向万里之外的宫殿,对那襁褓中啼哭的婴儿做出了一个日后将改变所有人命运的预言:“我尊敬的国王王后殿下,”预言者从半空中慢慢地落地,嘴边的微笑如同一个祝福:“您的小王...

 

© 泥巴与细语 | Powered by LOFTER